乡村小说吧乡村小说乡村艳妇乡村艳福乡村短篇

时间:2020-10-30 23:33:53 | 作者:佚名

  瓜客·队长·社员

  一一 生产队种瓜杂记

  文:许劲文

  现如今七十岁上下的农村人,每到瓜桃月份,都不由自主地赞念起生产队种西瓜的往事。

  农谚云:“清明前后,点瓜种豆。”这时,山东的瓜客们就都纷纷来到乾县南原上,找生产队队长商谈“瓜事”。刺客老齐与大马四队机缘巧合,甲方乙方,一拍即合。红口白牙订下契约:或三七、二八分成(按细节不同而定。)也有写约画押的。于是按约选二十来亩或三十几亩胡茬地,搭庵子让瓜客住下,吃喝由社员轮流管待,(起先是瓜客登门而开园后则送饭到庵子,)最后由队上统一分计工分,发粮钱。就这样,瓜客老齐便没日没夜,面朝黄土背朝天,点瓜、间苗、扯蔓、镇蔓、疏花坐瓜等等务弄在瓜地里⋯⋯

  夏、滿、芒、夏一一队上施足底肥上油渣,(不用化肥。)瓜客出力流汗显神通;老天风调雨顺随人愿,暑期满地西瓜照眼明。一一开园了!

  队长忙,瓜客笑,社员乐,皆大欢喜卖西瓜。队长还专门给瓜园派了个膀大腰圆会武术的小伙日夜帮老齐看瓜。

  队上卖西瓜,一靠城里人上门汽车拉。二派灵人找买主,由机手开拖拉机送。三凭“倒爷”贩卖(以出工的名义暗包给本队社员。)最吃香的还是那些手眼通天的灵虫虫,跑腿卖嘴拉买主(客户)。一般社员们分干其他活,还得随时听候队长传唤(不分白天黑夜、睡觉吃饭),闻风而动齐聚瓜地,满地里跑着抱瓜客摘的瓜装车。

  城里人开车上门拉西瓜。(并未提前约定,随时随地于瓜地交易。)这是当年卖西瓜的大头。(类似现在的卖苹果。)首先,一行人和队长接头,先在瓜地里品尝瓜味、看瓜形色、议价钱。接着,由队长陪客在锅灶好的社员家吃饭。饭后发动男女社员下地干活抱瓜过称装车,钱货两清后,一切顺利,便送客,相约再来。然而,也有怪事发生的。有一次,都吃了饭,社员在瓜地已提前抱了一堆西瓜,而拉瓜的在装瓜时变卦,提出要杀价。(可能是其他熟人从中别腿。)眼看煮熟的鸭子要飞了,队长据理力争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。”社员也跟着起哄。可人家还是“死牛咬死鳖”,非得杀价不可,生意黄了。队长既生气而又无奈,当机喊停摘瓜,亮出底牌:1、已摘下的一堆瓜必须照价拉走。2、所有来人交齐粮票,交足饭钱及所吃的瓜钱。3、以后,不要让我们在大马村再看到你们,有你好看的!并决定,以后讲定价钱必先交定钱!结果,对方自知理亏,在社员的一片骂声中,装车、交钱、票,开着车灰溜溜地到别处去了。

  拖拉机送瓜比较保险,一般是定瓜人随机手一同去送西瓜,一手交钱 一手交货。也有灵人太精,把电话打到大队,约定地点坐等队上送瓜,自己挣工分又能多得差费。可就辛苦了机手。他要小心谨慎地开,拐弯抹角地找,顶风冒烈日的赶时间。一但出点麻达,或机车抛锚,或颠破了瓜,或延误了时间都要看脸色、挨头子,弄不好恐怕吃不了兜着走。

  为了不犯政策,又要适时卖瓜,而把发给倒爷则是耍的“明修栈道 暗渡陈仓”猫腻。名义上是派社员上集卖瓜(所派都是些“油子”),按规定计工分。然而,又最怕他们“日鬼捣棒槌”一一用瓜送人情或暗中“落钱”等,“潜规则”是彼此心照不宣,明里过称,暗里定了优惠价收瓜钱,以掩人耳目,不留“尾巴”。实际上就是发卖给了二道贩子,这些人既挣了工分,又能挣一笔钱。别的社员心知肚明,只能怨自己沒喔本事,也就息事宁人地不哼不哈了。这的确是最保险的卖瓜良方。

  就这样,队长、会计和参与卖瓜的人都能有机会吃到西瓜。那么,广大社员群众呢?一句话:按发卖给倒爷的价格记账掏钱而不计工分。这说起来还算公平,但比起头头脑脑们社员们不免酸酸的心生醋意。于是乎,那些被认为是“死皮頼娃歪婆娘们”便给抱瓜装车打起主意,想门道了。大白天抱瓜,来来往往而流汗口喝,想吃瓜解渴又不想记账掏钱。“不通则痛,病从里生。”在来来往往抱瓜装车人群中,时不时便有一个人借被瓜蔓拌倒摔破了西瓜,几个就近的人随机各抢一块,边抱瓜边狼吞虎咽地吃着,同时也被干部训斥着。有圆滑者不想直接骂人,却对着拾起瓜皮吐唾沫,嘴里嘟囔着:“呸呸呸,没皮没脸的!”也没人理会。这里“按下葫芦,”那里又“浮起瓢。”突然,又有人借向车上递瓜失手,嘭!又一个摔成八瓣⋯⋯要是遇到晚上摘瓜抱瓜装车,那可就热闹了。连老实人也都借着夜幕蠢蠢而动,这个蹲在这一头悄悄地啃,那个蹲在那一头偷偷地咥,就好像有谁暗中指挥似的,吃了就都自动到瓜客老齐那儿抱瓜一一就像抱瓜装车流水线一般,抱瓜装车持续进行而也没误了吃瓜。还有个别鬼人,总是沿着一条路线来回走动抱瓜,而是半道上藏猫腻,来来回回都啃他几口,倒也从容自在。干部们只管吱哩哇啦瞎指挥,却被“卖了牛犊”全然沒有察觉。(这样的事只能发生在初期。)纸总是包不住火的!

  第二天,瓜客老齐起来一转游,我的那个天!这里那里都有残瓜烂皮!这瓜客也不是瓜子,心里明白“众怒难犯,客不压主。”只得婉言向队长他们建议。这正和队长不谋而合,就召集干部讨论决定:每次抱瓜装车,先切西瓜,让社员们放开肚皮尽饱咥,“撑死”也不到乱糟蹋西瓜的1/3,也显得队上有仁有义,合情合理。社员们气也顺了,干活也有劲了。(笔者恰巧在放假时看到到了那一幕。)从那以后,便约定成俗了。各生产队也纷纷效法。队长敲铃一喊:“社员们!都到西瓜地里抱瓜装车了!”大家都闻风而动,一齐向瓜地跑,吃了瓜,干活快,大大提高了功效。后来还出台了一条规定:就是根据卖瓜的情况,过几天给社员分一次瓜也缓解了西瓜的积压。

  这样以来,队长干部在坚持原则,整顿劳动纪律的同时,也人性化的关心群众的生活和需求;社员人心是称,眼明心亮堂,自然就都关心集体,遵守规则,更加拥护队上领导了。在队上有了难处时,社员也会宽宏大量,帮助队干部排扰解难。

  有一年,西瓜丰产,销路很好。不料天不作美,初伏刚过不久就雨水涝了,西瓜滯销了。城里没人来拉瓜,拖拉机运出去的瓜没人买,坏了得自行处理,还要被罚款、交卫生费⋯⋯可怜瓜客老齐眼看着又一批瓜熟了,若卖不出去,势必要全烂在地里,想着几个月的辛苦,山东老家家人的希望,心如刀绞,趁那小伙回家吃饭,忍不住爬在庵子里嚎啕大哭!偏偏被送饭的“老贫协”发现了,回去告诉给正在为瓜发愁的队长。队长更是愁上加愁,急得转圈圈。老贫协猛吸一口烟,说:“老天爷瞎了眼,但人不能瞎了心,亏贪亏匪不能亏了天下下苦人!”队长闻言慢慢地绽开眉头,“对呀!”便一拍大腿说:“按说咱瓜田受到损失,可夏粮已是丰产,秋庄稼长势良好。今年也是个丰收年。种瓜咱占七成,就是全都捐失了,摊在全队几十户人身上也是比屁淡的个事,可瓜客老齐一方只占三成,对他可就是多一半的损失,也就像塌了半边天一样呀!咱集体不能瞎了心,亏了异乡下苦人啊!敲铃,开会!”几个队干部一碰头,意见统一了,提交社员大会讨论通过。会上队长讲明情况,提出办法。1、趁这一批瓜刚熟未坏,按夏季分粮方案的比例全部分给社员以减少损失。2、按照评估的产值的三成由队上如数付给瓜客老齐。3、分瓜以后,立即打发老齐回山东老家,剩下收尾由队上派人接手,看看天气情况再说。那怕剩余的半生不熟的蕞瓜全都烂在地里,咱们就当是施了肥了。

  社员大会一致通过。队上冒雨分瓜,来了个自行消化。接下来,各家都派人分头走亲戚送西瓜,剩余的不管多少,发动全家吃西瓜,自行“消化”,有本领的人还介绍了贮存西瓜的绝活,貯藏起来慢慢“消化”。(笔者年终探亲,我二弟还专门从楼上麦囤里取出藏着的西瓜,全家人坐在热炕上共同享用。那是后话。)⋯⋯

  欢送山东瓜客老齐的那天,来的人比往年更多了。瓜客老齐泪流满面,激动不已,作揖下跪,千恩万谢,反复表示明年还要来咱大马村四队种瓜,那怕按“二八分成”,也要回报大马四队父老的大恩大德!


本文地址:瓜客·队长·社员 - 生产队种瓜杂记https://www.xcbookba.com/a/5079.html
  • 猜你喜欢:

    推荐分类:

    上一篇作文:《不 得 了》文/沉穗

    下一篇作文:返回列表

    版权声明:

    1、本网站发布的作文《瓜客·队长·社员 - 生产队种瓜杂记》为乡村小说吧注册网友原创或整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!

    2、本网站作文/文章《瓜客·队长·社员 - 生产队种瓜杂记》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,作者文责自负。

    3、本网站一直无私为网友提供大量优秀文学作品,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、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,本网不承担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