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吧乡村小说乡村艳妇乡村艳福乡村短篇

时间:2020-10-30 23:32:45 | 作者:佚名

  小说《搬迁风波》潇湘浪子

  文:潇湘浪子

  二零二零庚子年二月,正是春意初萌的好时节。然而,曾雪怡却没有感到春的气息,一个消息时刻萦绕在雪怡的心中。她的主管告知,公司将会和品牌客户终止合约,半年缓冲期,这就意味着到八月份前,她将失去这份打拼十年的工作。

  雪怡共职于世界五百强私企某制鞋公司。十年光阴弹指一挥,往日种种,如电影之镜头在脑海流转。感情的天平总是向过去倾斜,那些流汗洒泪的时光,心酸却快乐着!一旦得知即将失去,心中难免不舍。

  时光匆匆,转眼已到七月,南方的太阳似乎特别狂放不羁,大地宛如可以蒸鸡蛋。公司的全权代表公关部公布了第一批要解除劳动合约的名单,雪怡不幸在列。

  于是,公司方代表画欣妍部长分别找第一批要离开的人员单独谈话。一切都充满人间温暖,离愁别绪,在双方的脸上流转,要告别的情绪如江南烟雨,淅淅沥沥,经久不衰。公司考量,办理相关手续,搬家之类可能会很耗时。于是郑重承诺,在公司宿舍居住的职员可以在离职生效一周后搬离。这个人性化决定,感动着雪怡等要走的职员。

  十年的和谐共处,公司此时的决定无疑多了一丝悲情,职员们的情绪亦更加起伏跌宕。这第一批二十人,许多都在此工作生活十年之久,短的也有三五年,要说能轻松放弃,那是矫情。

  七月中旬,这个本普通的日子,因为是合同解约生效日,却又变得与以往不同。同事们纷纷和雪怡告别,送行宴从酒店吃到同事家里,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和谐,虽然愁绪总是在心中萦绕。

  可是,事情的发生总是不以人的意志转移。雪怡正式离开公司,十七日早上在宿舍整理打包东西。正在雪怡忙得不可开交之时,敲门声突兀响起,雪怡打开门,只见穿着制服的保安威严地立在门口。

  保安面无表情:“你已生效,请赶快搬走。”雪怡好言好语和保安大哥说着,终于将其打发走人。

  下午,雪怡继续整理打包,敲门声又响起,雪怡心中嘀咕:“莫不是又来赶我走了?”

  拉开们,又是另一个制服男杵在门口,雪怡:“心中万只草泥马响起……”

  制服男和颜悦色:“大姐,你该离开了,您的合约十五号就生效了。”

  雪怡瞧着那公式化的笑容,心中没来由火大:“走,走,走,走什么走?不是说好可以住一周的吗?你们这样是搞哪样?二面三刀,说一套做一套是吧?!还大姐,你才大姐……”

  制服男:“我们也是照章办事呢,我们也很无辜,小姐。”

  雪怡彻底暴走:“小姐,小姐,你才是小姐,你全家都是小姐,不会说人话就闭嘴,今天老娘还就不搬了,我看你们能怎样?一群口是心非的家伙,资本家,吸血鬼!”

  保安无奈地看了一眼雪怡,口中叹了一口长气,说:“您也体谅一下我们的苦,打扰您了!”说过这么一句,保安转过身离开了雪怡家。

  雪怡停下手中的活,左想右想心中总是不得劲,拿起手机,打开微信朋友圈,翻到公司的大群,手指连点,发出了一条消息:“不幸之人七月十五日离职生效,十七日保卫就上门过来赶人了,一次不够,还分上下午两次派人过来催促,至少也要给点时间让人处理好东西吧。”

  “@zhen.xueyi曾雪怡 不会吧?怎么能这样没有人情味?真是人走茶凉啊!”林晓杨立马回复。

  “资本逐利呢,无须大惊小怪,我们应该早有心理准备的。@zhen.xueyi曾雪怡” 快意人生跟上回复。

  “哎呀,这实在是太无情了!至少也要等我们把相关的手续与政府部门办完吧。”大话妖妖写到。

  “才两天啊,这么快就赶人,不是说好一周的吗?真是透心凉!”平平安安回到。

  “是啊,这样我们暂时留下的是不是要现在就开始打包呀?我还拖家带口的……”大话妖妖继续跟随。

  “早就讲好的我们需要办很多的手续,这次政府是要求网上预约办理的,这个城市百分之八十几都是外来工,不是一下子就能预约成功的,而且这么些年宿舍东西也多,也不是一两天就可以弄完的,想想真难过。”雪怡看着同事们的速度跟帖,心中又涌起一丝暖意,又速度写下一条。

  “@zhen.xueyi曾雪怡 不对啦,我怎么看兄弟公司去年三月份终止合约的,人家也住在同一栋,也属同一个老板的,怎么人家五月份才搬走的啊?”林晓杨问道。

  “这确实有点太……实在是不太合适得很!” 住在外面的嘟嘟男生哥说到。

  “不能想,不能想,想想就会透心儿凉!”爱永远不忘煽下情,跟帖写到。

  事情就这样在群里热闹起来,可是让人无法释怀的是,群里还有几个高级别干部,也包括当时谈心的那位公关部部长,都在公司群里面,但他们却一起禁声了,真是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深夜很快来临,群里热闹还没有褪去。这时候潇洒飞扬露脸了,这位毕业于国家知名高等院校华清学院的高材生,他一直以严苛正直而闻名公司,平时很多干部员工的矛盾都是找他调解,从来就没有人说其有偏向性,要说有那也是偏向占理那一方。正因为如此,他一直稳坐公司人事部第一把交椅。

  他写到:“谁也别多说了,我才回来,刚刚也看了同事们的精彩跟帖,这个事情大家不用那么激动,我会立即找公司高层沟通,一定给大家一个交代,今天大家就不要在群里评论发言了,最迟明天上午10点前我一定会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的,时间也不早了,都挺累的,洗洗睡吧。大家晚安,再见!”

  群里就这样冷却下来,再也没有人发言,似乎一下子所有人都想通了。

  第二天早上九点十五分,潇洒飞扬在公司微信群里发了一个公告,内容是:第一批和公司解除劳动合约的同事,凡住在公司宿舍的,公司将在之前承诺的基础上,再追加一周,也就是解除合约的同事可以放宽住宿十五天,直到个人所有首尾处理完再搬迁离开。至于雪怡遭到保安驱赶之事,公司已经展开调查,初步查到是保安部一个小队长私自所为,该小队长已被停职调查,其动机公司还在深挖中,请所有同事放心。

  一石激起千层浪,这个公告一出,群里又砸开了锅,很多同事都说公司给力,不枉我们这么多年的辛勤付出!有消息灵通的人都不在公司大群里发言,而是相互私信猜测议论,保安内部存在很多不规范的地方,说不定这次有潇洒飞扬的介入,很可能拔出萝卜带出泥,去年集团公司兄弟厂也出现类似问题,说是保安赶人走是为了赚外快,只要有人离开,多住宿舍一天就必须给保安一定的好处费,主要是向住宿人员收受现金。

  真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,也许这就是社会的本来面目,有好的就有坏的,有善的就有恶的,各人各有体会吧!

  雪怡再也没有兴趣参与相关讨论,而是安心在宿舍整理东西。晚上七点钟,雪怡的主管业务部栗经理来到家中,对雪怡说:“明天上午十一点半在公司小餐厅(专门用来招待重要客人的)将有一个小型的聚餐活动,参与人员有公司高管宏森协理,人事部潇洒飞扬,品牌客户代表Mary.Xue,公关部画欣妍部长,文管中心柏鸿儒主任,宏协理特别交代邀请你一同出席此活动,我也会参加。”

  雪怡心中很是震惊,都是公司高层领导,这样的活动过去的十年,她一个小小课长从来就没有参与过。想到此,雪怡说:“这种级别的聚餐,我就不参加了吧,多不自在啊!”

  “让你去,你就去。这么些年了,我什么时候害过你?提醒你,抓住这最后的聚餐机会,上面高管,还有客人代表,对你的印象还是很好的。听我的,明天准时参加,不要想那些烂七八糟的,说不定有惊喜呢!”栗经理佯装生气地说。

  又聊了一些其它琐事,栗经理就告辞回家了。然而,雪怡却没有了收拾东西的心情,脑中思绪翻滚不停。协理可是公司大佬,还有客人Mary.Xue,她以前从来就没有同桌吃过饭的,今天自己的直属领导来这一下,就像天外掉下来的陨石砸到了自己的脑壳,让其晕晕乎乎。

  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半,雪怡准时来到公司小餐厅,轻轻推开门,只见昨天栗经理说的几位领导及客人代表都已经入席。宏森协理热情似火,招手向雪怡示意,让其坐到他那边。雪怡小心翼翼来到宏协理旁边,屁股都只坐到椅子的一半。雪怡很是忐忑,嘴里轻轻说到:“Mary小姐好,各位领导好!”

  “雪怡呀,今天是怎么啦,平时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嘛!”栗经理故意调侃。

  “雪怡,这可不是你的风格,你看你今天怎么还只坐半个身位嘛!平时我们一起互动,你可是最活跃的。”柏鸿儒主任打趣道。

  潇洒飞扬起身,拿起水壶,亲自给雪怡茶杯里倒了一杯西湖龙井茶,双手推到雪怡面前,两眼含笑地说:“这是协理自己珍藏的顶级绿茶,我们今天能喝到,可是沾了你的光呢!来,尝尝,先压压惊,我们的业务精英,等会儿还有好消息告诉你呢!”

  在几位主管的打趣下,雪怡渐渐放松了紧张的心情,谈吐也回归到以前的状态,在她诙谐、搞怪的说笑下,时间很快到了十二点。突然,外面响起了警车的警笛声,雪怡心中孤疑不定,心中又嘀咕开了,可是,又不敢开门出去看究竟,也不好意思开口问,只好正襟危坐。

  栗经理似乎看穿了这个下属的心事,说道:“没什么大事,就是公安局派人把那个保安队长带走了。”

  宏协理也开口道:“栗经理,我们还是请人事部的潇洒飞扬来说说事情的始末吧。”

  “事情是这样的,雪怡你被保安驱赶离开宿舍,始作俑者就是这个人,他与下面的保安合伙,想利用职务之便向公司离职人员敲诈钱财。只是这次遇到你曾雪怡软硬不吃,还将他们赶人的消息发到公司大群里,搞得他们手忙脚乱。当你到群里发消息时,公司高层,就已经发现事情不对,之所以没有一个主管站出来回应,就是想让事情继续发酵,看看还能带出来多少见不得光的东西。经过公司这两天的突击调查,保安小队长干这样的事已经有好几起了,去年兄弟厂有个组长看到公司要关掉另一个品牌生产线,他就利用职务之便拿了一双鞋子,在出厂门时,也是被这个小队长安排的人抓个正着,但他们又不向公司报告,而是私自将其叫到外面,威逼利诱以二万元的价格私了此事。”潇洒飞扬一口气将所有问题详细做了说明。

  “雪怡,抱歉啊!当时你在公司群里留言,我们是看到了的,没有在当时发声,只是我们私下在向宏协理报告,这个事情很反常,想先搞清楚事情的真正原因,后来宏协理有指示,让事情先发发酵。委屈你了,雪怡。”画欣妍襄理认真地说道。

  雪怡望着门外:“原来如此,我当时还委屈呢,公司怎么都不会那么绝情的,可当时就是想不明白原因!”

  “雪怡呀,你就不要再感慨了,菜都要凉了!来,吃菜,协理夹了一只螃蟹到雪怡碗里,我们边吃边聊吧!”宏协理语速缓慢,很是平易近人。

  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。看看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,宏协理放下筷子,望着雪怡:“雪怡呀,这十年来,业务部门感谢有你,在销样鞋发外和转印技术这一块,让公司少走了很多弯路,虽然你已经和公司解除了劳动合约,只要你愿意,我和栗经理商量,经Mary.xue的大力协助,我们准备给你再找一份工作,你先回家安顿好,然后就到深圳的佳友鞋厂报道,还是做你的老本行,有关工资待遇,所有的一切都会按照当地的工资标准来定,希望你接受这份新工作!”

  “是的,你的能力大家都看在眼,记在心。虽然英文水平差了点,但这不影响你工作能力的发挥,我希望当我回到佳友时能看到你的身影啊!”Mary. Xue微笑着说。

  幸福来的太快,雪怡脑子似乎都不好使了,怔怔望着各位领导,嘴里说不出一句话!

  栗经理笑着说:“又傻了,说句话啦!这么好的事,先答应了!”

  “好的,好的,好的……!”雪怡像极了鹦鹉学舌。

  一桌人都同时大笑起来。就这样,小型餐会结束了。这个充满温馨、和谐的午餐会,也从此在雪怡的脑海里生了根!


本文地址:小说《搬迁风波》潇湘浪子https://www.xcbookba.com/a/5077.html
  • 猜你喜欢:

    推荐分类:

    上一篇作文:《早市风波》文:刘新焕

    下一篇作文:《不 得 了》文/沉穗

    版权声明:

    1、本网站发布的作文《小说《搬迁风波》潇湘浪子》为乡村小说吧注册网友原创或整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!

    2、本网站作文/文章《小说《搬迁风波》潇湘浪子》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,作者文责自负。

    3、本网站一直无私为网友提供大量优秀文学作品,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、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,本网不承担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