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吧乡村小说乡村艳妇乡村艳福乡村短篇

时间:2020-10-30 23:32:00 | 作者:佚名

  早市风波

  文:刘新焕

  我是今年四月调小城,担当这片市场管理员的。这个时候疫情开始缓解,街道上流动的人开始增多。辖区内,除过一些街道店铺陆续营业外,还有一个早市,逐渐开放。早市早晨六点开,九点关,在马路的东边,窄窄的,沿路边围墙由南向北,延伸了有半公里长。市上摊位肩挨肩、脚碰脚,一字儿摆开,早市南边主要摆有蔬菜和瓜果,早市北边主要有小吃和食品,夹杂着还有卖衣的、购茶的、贩药的、理发的。其中小吃样样数数不少,有面皮米皮、菜饼肉饼、包子饺子、油茶油条、甑糕粽子、豆花米线等等。早市上来,人很多,南往的,北去的,把个小市街塞的严严实实,半天迈不开脚步。

  早市上影响较深的就是老张的烧饼摊。因为一踏进早市,听到叫卖声最亮的就是老张。

  老张的烧饼摊就摆在早市的最北边。他个儿中等,上身穿个圆领白汗衫,下身着一青色长裤子。脸堂黑红,双颊瘦削,脖子细长。从额头到嘴角,打满皱裥。胡子毛毛茬茬,稀里糊涂栽在下巴上,头剃得溜光溜光,在太阳下一动一闪,显得很是耀眼。

  尽管摊位离中心偏远,有点背,但不影响老张做生意。

  凌晨三、四点,老张就开个旧三轮摩托车来占地方。车上有两个烤炉:一个烧液化气,两个灶头上安有架子,分别架着带轮轮的平板铁锅,架子连同气瓶在车上固定着,另一个是自己泥的烧煤烤炉,是平常备用的。车旁边紧挨着摆张案板,用铁架在摊前支着,上面摆了七八个凉菜,有腌的辣椒、咸菜,凉拌的萝卜丝、豆腐皮、黄瓜片,炒的土豆丝、豆芽等,让人随意掰开烧饼去夹菜,夹多夹少钱一样。后面车箱打开,边上搁着一个案板,用来揉面做饼。面是提前採好的,有两大盆。烤好的烧饼在车旁两个敞开的长条铁盒里,站着队整齐码放着,铁盒上分别写着“甜”和“咸”两个字。车厢后背上,贴着二维码。

  每天一走进早市,老远就可听见老张的吆喝声:“清早间,转一转,走到摊前看一看。擀杖敲得当当当,白面烧饼开了张。见我只管叫老张,烤的烧饼黄金装。不吃先看好货色,焦脆清香不沾灰。要方便,图实惠,吃个烧饼能开胃。”

  这一喊,引来不少路人的目光。

  老张见人多了,满脸堆着笑,一手举一个烧饼,冲着围过来的人随口又喊开:“你看这烧饼嫽的太,人人见了人人爱。武大郎过来见了都说好,杨贵妃当年吃了满城跑。有咸的,有甜的,有热的,有凉的,个个都是烤黄的;热吃脆,冷吃酥,半温子吃了不想家。还放调和抹油花,油香油香赛麻花。碎娃娃吃了咱的饼,鸡不叫唤睡不醒;学生娃吃了咱的饼,高考夺个头一名;干活人吃了咱的饼,满城奔忙拾黄金;城里人吃了咱的饼,好运当头样样有;生意人吃了咱的饼,票子能赚一大笼;老年人吃了咱的饼,健康活过九十九。”

  老张一边说着,一边随手抓个烧饼掰开,热气直冒,空气中立马飘来一股麦面的清香。老张见人就撕下一小块饼,举人面前,让人品尝。

  开始人们只是看热闹,经这一喊,再一尝,有人买起烧饼来。一些人走时,嘴上吃着,手里还用塑料袋提着。等早市上来时,老张的小摊边上已围了不少人。有时生意特红火,人多站队要等一大会儿,才能拿得到烤好的烧饼。有时一直到早市闭时,烧饼摊前都是人。

  初夏的早上,醒来天已大亮,看表还不到六点。我出门穿过马路边长长的林荫去上班。太阳老高,悬在东边,天蓝蓝的,玫瑰色的霞光洒满城市的上空。路边低的是碧草,高的是绿树,草丛中红的黄的粉的花点缀其间、不时摇曳着。头上枝叶密密匝匝连成片,鸟儿藏在其间叫个不停,阳光从中钻出,撒下一路斑斓。

  走到早市,看见已有不少人来回走动,有些正在摆摊。车喇叭在路边嘀嘀鸣着,炉火在摊前呼呼跳着,铁锅在眼前嗞嗞响着,风机在旁边呜呜唱着,狗儿在远处汪汪叫着,烟雾在周围袅袅飘着。空气里弥漫着瓜果的清香和浓浓的烧烤味道。

  老张的炉子已架起来,摊子已摆好,正围在炉边认真翻烧饼呢。

  乘早市人还没上来,.我上前与老张打招呼,攀谈起来。

  老张说,他今年五十七岁,家在城南韦曲镇,有一儿一女,都已结婚。女儿在农村,儿子在城里上班。过去,村上地少,农闲时,老张推上车子,在家门口周围和一些学校门口、工地路边及小镇人多的地方,卖过烧饼,摆着多年流动烧饼摊。老伴病逝后,他一个人呆老家,儿子不放心,让他搬城里一起住。他去后没事,孙子已上学,儿子媳妇上班,他一个人呆屋里闲着心慌难受。

  老张说,儿子媳妇在附近工厂里,效益不好,每月工资低,还要还房贷,还要供娃娃上学,也挺难的。自己觉得不能吃闲饭,能帮一点是一点。在外面转悠时,发现了这个早市,就又想干开自已的老本行。儿子觉早市距家不远,最后同意了。

  老张还说,卖烧饼的面是自家承包地里种的麦子磨的,没加任何东西,做出的烧饼能嚼出麦子的清香和面的筋道,吃出焦脆可口的味道。“现在摆摊不像以前被赶来赶去的了,彻底放开了,好像庄稼遇到了雨水,忽忽拔着节长,喜人的很。要好好享受这政策条件,把这摊摊摆好。”老张这样认为。

  看老张那快乐的样子,真的好像遇到了好时节。

  一天早晨,我照惯例先去早市。还没走到市上,老远就听见有人在吵骂。

  骂街的是个中年男人,姓魏,人都叫老魏。

  老魏也是一个卖烧饼的,与老张摊位隔五六家。烤的烧饼与老张比,比不过老张,饼有点小,火色欠点,咬一口,有点硬。

  据说,平时老魏对老张乱吆喝很有意见,认为是胡吹冒撂。见老张生意红火,很不服气,常指槡骂槐,说些砸瓜话。

  老魏嚷嚷的原因,是自己昨晚放在早市的烤炉,被谁推倒摔坏了。

  见我过来,老魏把我拉到现场,看见摔裂成两半的炉堂,倒在路边,上半截裂开滚到旁边树根边,地面上散了一地未烧过的疙瘩土煤。跟着老魏的指点,知道炉子原放在围墙拐角处一个铁门前,那铁门长久生锈未开,而且非常破旧,门下还有个洞。

  我扒在门缝往里瞧,窥见里面是围着的一处未建的工地,有几间敞开的闲房,杂草老高。我正瞧着,突然,里面传来狗的叫声,只见几只流浪狗从房里跑出来,在院内房前站成一堆,冲着我这边吼。

  老魏气呼呼地对我说:“我考虑炉子每天拉来拉去太麻烦,就懒了一下,昨天早市后没抬上车,放在这铁门口,想不会有人要这破东西,但没想到会损坏。”

  老魏认为这是有人使坏的,因为别人一些桌椅顺墙放着,一些盖着的纸箱在旁边堆着,没人动,偏偏把他的炉子推倒踢坏,不是故意破坏是什么?

  这时,听到吵声,老张寻了过来,拍拍躺在地上坏了的炉子,看看气急败坏的老魏,说:“我老远听就是你,坏了就坏了,另泥个烤炉,接着干,生那么大气干啥呀,也解决不了问题。”

  “你牛吃灯草,说了个轻巧。没遇你身上,讲这没棱棱的话不腰疼,赶紧趔远,跑来看啥笑话呢。”老魏对老张着了气,说话没给老张面子,直接撞了过去。

  老张舔了舔嘴唇,张开口,想说又闭上嘴唇,露出悻悻地神态,看了看,转身回自己摊上去。

  见老张离开,老魏凑近我耳边,说推倒摔坏他的炉子的人他找到了。并一口咬定是老张干的。怀疑的理由很简单:早市上卖烧饼的只有他两家,同行是冤家,老张不干,没人会干。主要是想把别人赶跑,自己独占。

  在事情没调查前,我不好表态,只是劝了劝老魏,答应下来查查。

  “如果是姓张的干的这缺德的事,我与他没完,非砸烂他的摊子不可,欺人太甚了。”

  劝老魏离开后,我抬起头,无意间看见马路对面的商店门口,安有探头,急忙过去,对店主说明了情况,让帮助查找。

  早市快散时,我检查完现场垃圾的清理,劝走几辆乱停的货车,刚拐到商店门前,老张匆匆过来找我,一把扯下脖子上的毛巾,边擦着汗,边盯着我告诉我,他多个烤炉,每天拉来拉去也没多大用,想送给老魏。他怕老魏不要,想通过我给送过去。“一粒麦子一道缝,一个人儿一个性,这人脾气大,由他去。都在一块做生意,起早摸黑过日子,不容易。”老张说着,又特意叮咛我:“不要说是我送的。让他莫要把手打住,把生意耽搁了。”

  老魏不知什么时候也寻过来,见我与老张在一起,脸很难看,鄙夷地斜视了一下老张,老张冲他笑笑算打招呼。老魏没理,燥呼呼地冲着我问:“老刘,我让你给我查的事,查的咋样?”

  我还没答话,这时,商店老板出现在门口,冲我招手喊道:“找到了,找到了,快来看!”

  大家走进商店,打开监控,查看图像。

  昏暗的镜头中,远远看见有六七条狗,围住放在铁门平台上的炉子,转着圈叫着。随后扑上前,有些爬在炉边,有些跳站上炉顶端,用爪子刨的刨,用牙齿咬的咬。有些更是厉害,前爪搭起,后腿站起,扒在炉上推,不一会儿,硬是把个炉子推倒滚下平台,露出门下面一个破洞,随后,一只只狗爬下,摇着尾巴,从洞口钻了进去。

  原来,炉子是把流浪狗夜里进院的洞口挡住了,被狗狗们推倒的。

  在场的人恍然大悟。老魏更是看的发愣,回头瞅瞅老张,又伸长脖子看看监控,惊得嘴张的老大,半天没合住,也没说一句话。

  2020年8月6日于西安

  【作者简介】

  刘新焕,笔名:刘新。党员,正高级政工师。为陕西省总工会工运理论特约研究员、陕西省企业报新闻协会会员、宝鸡市作协会员。在全国、省、市各种征文中共有53篇论文和30多篇小说、散文、杂文及新闻稿件获奖。

  编辑:张希艳

  END


本文地址:《早市风波》文:刘新焕https://www.xcbookba.com/a/5076.html
  • 猜你喜欢:

    推荐分类:

    上一篇作文:《管芒花》王贞虎

    下一篇作文:小说《搬迁风波》潇湘浪子

    版权声明:

    1、本网站发布的作文《《早市风波》文:刘新焕》为乡村小说吧注册网友原创或整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!

    2、本网站作文/文章《《早市风波》文:刘新焕》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,作者文责自负。

    3、本网站一直无私为网友提供大量优秀文学作品,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、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,本网不承担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