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吧乡村小说乡村艳妇乡村艳福乡村短篇

时间:2020-10-18 18:10:00 | 作者:互联网

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

小雪灌满白浆不准滴出来 小雪沦为全村的玩具试图超越都被朱砂压制住了。

在最后的直道男人们已经在屏幕前坐不住了,他们涌出了房间去迎接胜利的法拉利。

江深和江承站在终点,两辆车呼啸着归来,江承挑挑眉,他对开着他的车的江深新女友有了一点好奇。

法拉利干净利落的冲过终点停下。

江深走过去迎接他的小冠军,他对于朱砂的表现本来并无期待,只不过有一个场合想要装作巧合地展示给江承而已,但太出乎他的意料。

太出乎。

江深的内心有一点澎湃,朱砂给了他一个巨大的惊喜。

她如同宝藏,只要发掘,就源源不断的有收获。

香槟与彩带对着法拉利上下来的人。

江深有一点自豪,这是我的女人,我的女人。

江深在欢呼与掌声中把朱砂压在车门上吻了下去。

欢呼声变得更大,江深似乎很少有这样情感外露的表现,遑论当众的亲吻。

“江承?”只差了半个车身,有运气成分,但裴莺承认对方很强。她把车子停好,走到江承身边,却发现江承定定的看着一个方向,身体似乎有轻微的颤抖。

江承的暴怒已经要冲出心口。

朱砂背后的那个胸膛属于江深是么?

好,很好。

一次又一次,一次又一次。

裴莺看见江承扭过来时眼里带的血丝和他握起的拳,她微微一惊。

江承的仇恨在内心激荡,对江深,对朱砂,对裴莺。

朱砂对于众目睽睽之下的吻有一点不适,她推拒了一下江深,江深顺势放开她,“很棒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主持人将比赛的彩头递到朱砂的手中,一张卡。香槟被撬开,酒柱一泻而出。

“很久不见。”江承走过来对朱砂说,他的表情似乎已经恢复了平静。

朱砂看着走近的江承,并且发现江承很生气,甚至不止是生气,而是愤怒,对于自己的愤怒,即便他掩藏的很好。

是因为自己和江深在一起?

“好久不见。”朱砂微微点头。

江承没有继续寒暄,甚至没有看江深一眼,他打开了朱砂身后的车门坐了进去,裴莺带点歉意的向江深和朱砂笑了笑,急急的跑向了副驾驶位。江承发动了车子,一个利落的掉头开走了。

这个深夜算不上平静。

在环山中路的半途,一辆灰色的DB11悄无声息的停着,细看却有轻轻的颤抖。

朱砂跨坐在江深的身上,并不宽敞的车内空间让两个人紧紧的贴在一起。

朱砂的上衣已经被脱掉,内衣挂在她的一只胳膊上,江深领带歪斜,衬衣扣子全部被打开,朱砂的胸紧紧在贴着江深的胸膛。

两个下身的结合处被朱砂的裙子盖住,却能听见抽插的水声。

朱砂的呻吟和江深粗重的呼吸纠缠在一起。

肾上腺素的飙升,荷尔蒙的提升,两个人甚至无法等到床上,车子在半路被停下,彼此撕扯的褪去衣服。

性器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,坚硬与湿滑迫不及待的彼此包容。

江深抱紧了朱砂,狠狠的吻着。

他对于朱砂的兴趣似乎在不断攀升,她的身体,她的一切。

朱砂的内心有火,她并没有玩过赛车,这种场合带来的刺激感让朱砂觉得自己甚至在冲刺时就湿润了。

她需要这场性爱。

这种迷醉不断蔓延,车内的温度越来越高。

有人在高潮时失声,有人在体内喷射。

在青枝山到昌城市区的公路,红色法拉利发出尖利的轰鸣而飞驰。

“江承,江承。”裴莺有点着急,这甚至不是简单的超速,江承是不要命了么。

江承什么也听不见。

江深一次一次来夺走她的女人,从裴莺,到朱砂,他永远用着这种最卑鄙下作的手段。

而朱砂,都跟江深是吗?江深给了她什么?钱?房子?

他也可以给啊,他……

江承的脑海中突然有了一丝清明,他,是他自己不要朱砂了啊。

这一丝清明让他看见了迎面而来的闪着双闪的大货车。

还有裴莺尖利的叫声,“江承!!!!!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啊啊,感谢小仙女们的投喂!!满满感动!!<br

本文地址:小雪灌满白浆不准滴出来 小雪沦为全村的玩具https://www.xcbookba.com/a/3063.html
  •  1/20    1 2 3 4 5 6 下一页 尾页
  • 猜你喜欢:

    推荐分类:

    上一篇作文:舌吻又捏胸摸下面 护士三更半夜舌吻病人

    下一篇作文:不带套交换真实感受 不带套到底多舒服

    版权声明:

    1、本网站发布的作文《小雪灌满白浆不准滴出来 小雪沦为全村的玩具》为乡村小说吧注册网友原创或整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!

    2、本网站作文/文章《小雪灌满白浆不准滴出来 小雪沦为全村的玩具》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,作者文责自负。

    3、本网站一直无私为网友提供大量优秀文学作品,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、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,本网不承担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