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吧乡村小说乡村艳妇乡村艳福乡村短篇

时间:2020-10-16 18:10:00 | 作者:互联网

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

饱涨得紫红蘑菇头 将军粗壮的紫红巨物瑞手撑着轮椅的扶手急道,若非实在伤重不便,他都要扑到她的面前去。

温宁却突然有种前所未有的陌生和无力,她放弃了那些委婉华丽的言辞,直接道:“离开这里好不好?不要再去想着当皇帝了,那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的。你在那个位子上也坐了两年多,有得到什么吗?外面的百姓死伤那么多,就当是为了……”

“我为什么不能做皇帝?皇位本就是我的,是父皇他给我的!这个天下也是我的!爱怎么做皇帝那是我的事,群臣百姓理应臣服供奉,我为何还要去顾忌贱民的死活?!”温瑞怒涨着脸打断,一口气说完便开始剧烈咳嗽,肩上缠着的纱布也沁出了血色,脸色随即扭曲,“楚楚?楚楚?”

温宁正要上前查看,就听温瑞叫出了楚楚的名字,顿时僵在原处。

不一会儿,便有个青衣侍女端了药从主屋里快步走出。

不是许久不见的楚楚还能是谁?温宁的脸色不觉有些隐隐发白。

等楚楚照顾了温瑞用完药,温宁才道:“李公公先推了王爷进屋,容我与楚楚说几句。”

李公公颔首,上前从温宁怀中接过了晏修。

“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待四下无人,温宁终按捺不住担心问道。温瑞或许不知楚楚的身份,但楚楚绝不可能不知道温瑞是谁。

楚楚笑了笑,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:“自然是陛下安排。”

“……这是真的,还是你觉得这样能让我更难受?”

楚楚笑意渐深:“公主觉得呢?”

她不知道。她如果知道,也许就不会陷入如今这样两难的境地。

正僵持时,屋子里忽然传出李公公的惊呼:“王爷!你……”这之后,却是孩子炸开的哭声。温宁再顾不得其他,连忙转身跑进屋。

屋子里,李公公面色惊恐又防备地抱着孩子躲在一旁,袖子被划开一个大口子,胳膊上赫然一道划伤,殷红的血在侵染了四周布料后滴滴落在地面上。而几步之外,勉强站立的温瑞手中正拿着一把尚在滴血的匕首。

“殿下如此年幼,王爷你如何能狠得下心要杀他?”李公公的嗓音尤因后怕而颤抖,却不顾自己的伤,抱紧了晏修轻哄安抚。

温宁难以置信地看向温瑞,恰对上他也朝她看来的目光:“不,他早就死了!在他出生的当天,我就已经弄死他了!这个孽种一定是假的,假的!”

晏修似乎是感觉到这份针对他的强烈恶意,哭得撕心裂肺,两只小手不停地抬起,想要抓住什么。

“嘛……嘛嬷……嬷嬷……”小家伙含混不清地哭喊着,双眼已然通红,“哒……爹、嗲……爹……”

不论李公公怎么安抚,晏修都还是哭个不停,一遍遍地叫着爹,从模糊到清晰,又从清晰到嘶哑。温宁却仿佛是被钉在原地,任他哭得如何伤心,都没有上前。

直到李公公因手臂受伤力气不支,险些没抱住孩子,温宁方倏然回神,一把上前接过晏修,转身就走,出了这座小院也不停。

也许是因为哭累了,也许是对温宁有了熟悉,在离开院子后,晏修便渐渐停了哭声,伏在温宁的肩头睡去。温宁停下将他调了下姿势,迟来的惊怕几乎要将她淹没,可看着他红扑扑睡着的小脸,她却笑了。

走出竹林,温宁又见到了那名女子,不同的是这一次她身边还随了几名素衣护卫。

“先送李公公回宫医治。”马车载了李公公离开后,温宁缓步走去女子面前,“敢问姑娘如何称呼?”

“我只是个旁观者,而非参与者,公主不必介怀我的身份。何况这些决定都是公主自己做的,与他人无关。晏修十五之前,你都不会再见到我了。祝安好。”红衣女子说完便要转身离开。

温宁却忍不住出声叫住了她:“姑娘能否稍候片刻?”

女子停下脚步,偏头回看,给了个宽慰的笑。

“姑娘当真是什么都知道呢……”温宁忽而释然,也不在乎红衣是否会停留,垂眸望着晏修兀自道,“方才看着晏修在那儿哭,我终于想明白了皇叔问我的那句话。长久以来,我都视自己为南梁更多popoV文加群6*354)8o(94o的公主,父皇的女儿,以及温瑞的皇姐,而从没有想过要去做皇叔的谁。在这些身份里,他都是我需要防备的敌人,我抗拒着他的靠近,怀疑他的一切,一步一步就走

本文地址:饱涨得紫红蘑菇头 将军粗壮的紫红巨物https://www.xcbookba.com/a/2738.html
  •  1/20    1 2 3 4 5 6 下一页 尾页
  • 猜你喜欢:

    推荐分类:

    上一篇作文:欲成欢洛凡顾承泽冰块 把冰块一块一块推进肛门

    下一篇作文:男人用蛋戳女人的屁股 把J放进女人的屁股里

    版权声明:

    1、本网站发布的作文《饱涨得紫红蘑菇头 将军粗壮的紫红巨物》为乡村小说吧注册网友原创或整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!

    2、本网站作文/文章《饱涨得紫红蘑菇头 将军粗壮的紫红巨物》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,作者文责自负。

    3、本网站一直无私为网友提供大量优秀文学作品,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、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,本网不承担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