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吧乡村小说乡村艳妇乡村艳福乡村短篇

时间:2020-10-16 18:08:00 | 作者:互联网

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

男朋友在车里强要了我 那一夜老师狠狠地要了我好了。

晚点回来,说明两人之间能走到一块。

傅庭筠点了点头,胡乱梳洗了一番,放了帐子歇息。

半夜,她突然惊醒。

四周静悄悄的。

她却感觉到门外有什么人在徘徊似的。

支着耳朵听了半晌,什么声音也没有,可那种怪异的感觉就是驱之不散。

傅庭筠暗暗后悔,应该留了郑三娘和她做伴的。

她想了想,悄悄起身,从枕头下把赵凌给她防身的那把匕首摸了出来握在心手,隔着客门仔细地听。

门外有轻盈如风吹动的声音。

西北的天气冷,走道都是封死的,门口还挂着厚厚的皮帘子,怎么会有风吹进来的声音?

她不由屏住了呼吸,低声喝道:“是谁在门外?”

门外的声音突然消失不见。

傅庭筠身子僵硬……得想办法让赵凌知道才行……她刚要大喊,外面传来一管低沉的声音:“是我!”

她松一口气,身子几乎瘫软在了地上。

“怎么是你?”她去开门,手软绵绵的使不出力来,半晌才将门闩抽开。

月光皎洁地照在窗户上,屋里有莹莹蒙光。

赵凌见傅庭筠只穿了件小袄,哆哆嗦嗦地拿着个什么,忙道:“冻坏了吧!快去把皮袄披上!”

傅庭筠嘴角微抽:“我是被你吓着的好不好?”然后低声嘀咕道,“半夜三更的。就算有什么事,你就不能敲敲门,这样站在门口,还好我胆子大,要是换了别人,只怕要吓个半死。”这时才觉得背心全是冷汗。门外的冷气涌进来,身子微微有些发寒,想到他刚才去见了陌毅,怕是有什么要紧的事,侧身让他进来。

赵凌本想晚上回来后和傅庭筠好好谈谈的。结果陌毅叫了陶牧和一个叫林迟的人来,非要和他喝个不醉不归,他只得奉陪,酒喝到了宵禁时分,陌毅又和他约好明天卯时去见颖川侯。并道:“如果侯爷没事。你做个东,我们也和侯爷喝上两盅。下午现去总兵府备报好了。”

他自然允诺。

等回到客栈,早已过了二更。

梳洗一番歇下,惦记着傅庭筠,心头却一直觉得不安。

干脆起床去叩傅庭筠的门。远远的听见三更的敲声,想着她正睡得香。又有些不忍心吵醒她,可要是今天不把话说清楚了。只怕明天又没有时间,时间长了。她憋在心里,小事也会变成大事。在门口犹豫了半天,连傅庭筠起床的脚步声都没有听见。

他有些窘然地笑:“没想到你这么惊醒……”一边说,一边进了屋,这才发现傅庭筠手里拿着的是把匕首,更加尴尬了。

傅庭筠却皱了皱鼻子:“你喝了很多酒吗?”

“没有,”他想到那天中节傅庭筠的阻止,此时她的不悦,下意识的就想否认,随即想到自己身上的酒气掩也掩不住,讪讪然地改口,“喝了一点,不过还好,毕竟是去找陌毅办正事的。”

傅庭筠只是怕他喝多了伤身体,想着他也是有分寸的人,不再说追问,泡了壶浓茶,披了皮袄,坐在赵凌对面炕上,静静地等赵凌开口。

虽然都没有说话,但却有种安祥静谧的气氛萦绕,让赵凌很是留恋,慢慢地喝了大半盅茶才开口。

“今天下午为什么哭?”他神色温柔地望着傅庭筠,眉宇间如三月春风般让人陶醉。

他,他竟然是为了这件事,所以才半夜在她门前徘徊的吗?

傅庭筠惊讶地望着赵凌。

赵凌一向是敢作敢当的性子,虽然被她这样看着,虽然很不自在,但也不至去说谎。

他点了点头:“我一直很担心,不知道你遇到了什么事?”

难道真的如阿森说的那样,只要是她的事,他就会放在心上?

骤然间,傅庭筠好像回到了小时候,和姊妹们偷偷地喝了祖母藏着的梨花白,微醺着睡在在山茶山树下,大红色的花瓣灼灼逼人,她如腾云驾雾般轻飘飘躺在云上。

可见赵凌待她,也是真心的……

她羞涩地低下头。

如果他们能在一起……那,那也是很好啊!

她脑海里突然浮现她跌靠在他肩头时的情景。

他身上暖暖的……

心里像有十五个水桶打水似的,七上八下。

脸也发起烫来,身子也觉得软软的。

要是他送自己回京都……母亲看到了赵凌,会怎么想呢?

她心里甜甜的,眉眼含笑,可很快,她神色一凛,脸

本文地址:男朋友在车里强要了我 那一夜老师狠狠地要了我https://www.xcbookba.com/a/2660.html
  •  1/20    1 2 3 4 5 6 下一页 尾页
  • 猜你喜欢:

    推荐分类:

    上一篇作文:把精子吃肚子里然后怀孕了 校花肚子里面全是精子

    下一篇作文:女子张腿男子桶真人性 女人性高朝床叫午夜

    版权声明:

    1、本网站发布的作文《男朋友在车里强要了我 那一夜老师狠狠地要了我》为乡村小说吧注册网友原创或整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!

    2、本网站作文/文章《男朋友在车里强要了我 那一夜老师狠狠地要了我》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,作者文责自负。

    3、本网站一直无私为网友提供大量优秀文学作品,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、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,本网不承担责任。